渭南新闻|渭南论坛|渭南头条|渭南旅游攻略-渭南日报

从足球先生到总统,维阿现在指挥一个国家

2017-12-29 15:02| 发布者: | 查看: 3920| 评论: 0

摘要: 从贫民窟到绿茵场,再到非洲政坛,乔治维阿(George Weah)一次次改写了历史。 北京时间12月27日,西非国家利比里亚总统选举的初步结果出炉。曾经的世界足球先生维阿,以压倒性优势击败执政党团结党的候选人、副总统 ...
渭南户外

从贫民窟到绿茵场,再到非洲政坛,乔治·维阿(George Weah)一次次改写了历史。

北京时间12月27日,西非国家利比里亚总统选举的初步结果出炉。曾经的世界足球先生维阿,以压倒性优势击败执政党团结党的候选人、副总统约瑟夫·博阿凯。如无争议,他将成为利比里亚第25任总统。

有媒体认为,利比里亚此次选举实现了自1944年以来这个西非国家的第一次政权民主过渡。

在南非工作的国际投资风险管理顾问、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特约研究员郭俊逸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利比里亚这次选举和曼德拉在1994年通过大选结束白人的南非国大党长期统治相似,都是当地人终结了外来强加的统治政权。

郭俊逸认为,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意味着没有与旧统治精英有裙带关系的人仍然可以当选总统。

对少林功夫感兴趣

由于79岁的女总统埃伦·约翰逊-瑟利夫不再连任,故此次大选从一开始就受到各方关注。

在10月10日举行的首轮投票中,51岁的维阿以得票率38.4%的优势领先,排在第一。73岁的博阿凯得票率为28.8%。由于支持率未过50%,双方进入第二轮选举。但博阿凯和排名第三的候选人质疑首轮结果,并上诉到最高法院,导致原定于11月7日举行的第二轮投票推迟。最终,第二轮投票于12月26日举行。

维阿即将成为历史上第一位“金球”总统,他的治国理念引人关注。

在竞选期间,他提出“教育国家化”的政策,认为利比里亚要富强就必须推广教育。除此,他还提出了减贫、反腐等口号。但利比里亚在他的带领下将如何发展,还值得观察。截至发稿时,第一财经记者尚未找到维阿关于中国与利比里亚关系的公开表态。

维阿的大选经历并不顺利,但屡败屡战。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2月,维阿曾到访中国河南,就河南省校园足球以及少林足球的发展进行交流探讨。他曾表示对少林足球、少林功夫很感兴趣。

中国雪中送炭施援手

就在本月18日,由中国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承建的利比里亚罗伯茨国际机场升级改建项目主体落成典礼举行。利总统瑟利夫、副总统博阿凯,中国驻利大使张越等双方政府要员和各国使节悉数出席。

曾在利比里亚进行田野调查的郭俊逸告诉记者:“中国在利比里亚修建了很多基础设施,便利当地民生,这一做法是值得称赞的。”

中国是利比里亚的主要出口市场和进口商品来源地。2003年,两国政府签署了经济技术合作协定,中国向利比里亚提供无偿援助。近年来,中国不断为利比里亚提供医疗、警用装备等援助。

目前中国在利有企业20余家,合作领域包括矿业、工程承包、房建、林业、渔业和通讯业等。

中企在利比里亚的重要项目包括:武钢邦矿项目、农业公司水电站、罗伯茨国际机场升级改建项目、SKD体育场维修项目和部委办公楼群等。

瑟利夫等利比里亚政府官员出席机场改建项目落成仪式。图片来源:中国港湾官网

2014年,利比里亚大规模暴发埃博拉疫情,加上内战对医疗设施的破坏,该国公共卫生系统遭到沉重打击。中国对利比里亚等非洲疫情国家提供多轮实用援助,而且与当地居民并肩作战。在利比里亚,中方还紧急建设一所100张床位治疗中心,并派出曾抗击非典疫情的精锐部队运营。

美国黑奴的非洲 “自由之国”

研究非洲战后重建的郭俊逸去过多个战火中的非洲国家,他告诉第一财经,利比里亚可能是非洲生存状况倒数第二恶劣的国家,略好于独立后仍处在内战阴影中的南苏丹。

利比里亚是联合国公布的最不发达国家之一。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公布的《2015年人类发展报告》,该国的人类发展指数在188个国家中名列第177位。利比里亚有83.7 %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婴幼儿死亡率为7.1%,孕产妇死亡率0.64%,人均寿命约60.6岁。

虽然利比里亚是非洲少数没有被殖民的国家,但很多学者认为,利比里亚本身的殖民色彩十分浓重。利比里亚其实是由从美国遣返的黑人及其后代统治当地土著的国家。

利比里亚的国旗与美国的星条旗十分相似。郭俊逸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自从美国19世纪初向利比里亚遣返黑奴开始,利比里亚就是一个阶层鲜明的系统,统治者是从美国遣返的解放的奴隶和美国的代理人,被统治的是当地人。

整个利比里亚的矛盾和问题也来源于这两个群体之间的对立,其中涉及对土地、水、矿产、橡胶等自然资源的争夺。这种国家运作体制和殖民统治非常相似。

利比里亚1989年陷入内战,13年后才结束。从2002年开始,利比里亚的生产得以恢复,所获外国投资和经济援助增加迅速。

2016年世界投资报告显示,2014年和2015年,利比里亚吸收外国直接投资额分别为2.77亿美元和5.12亿美元。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统计,2015年利比里亚获得外援18.58亿美元,主要援助方为美国、国际开发协会、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非洲发展银行等。

世界银行分析,此次大选不仅意味着瑟利夫任期的结束,也是利比里亚“后冲突时期”的转折点,而在利比里亚最后一次出现权力的民主过渡情况还是1944年。

在2014~2015年间遭遇埃博拉疫情和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降的双重打击后,利比里亚2017年经济增长率预计为2.6%,经济增速放缓对财政收入、通胀情况、汇率稳定和贫困率均带来负面影响,政府也需进一步为国内局势稳定负起责任。

从中期来看,世界银行认为,尽管伴随着下行风险,但经济整体还是向好。利比里亚经济能否稳定复苏将取决于经济主体的多样化、金融机构的发展及政权交接情况。利比里亚的经常账户赤字将保持在GDP的26%左右。与经济增速及个位数的通胀率相对应,利比里亚的贫困率也将从2017年的49.8%下降为2019年的45.2%。

与曼德拉长谈后回国参政

维阿于1966年出生于利首都蒙罗维亚。从小就生活在蒙罗维亚附近的贫民窟里,父母离异,由祖母抚养成人。

维阿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要把自己的经历分享给大家,从小在贫苦的环境中长大,我非常了解苦难的滋味。”

对很多利比里亚穷人来说,维阿就是一个掌握了自己命运的模范。

维阿自小喜爱足球,14岁那年和伙伴在街上踢足球玩耍时,其天赋被一名足球经纪人发现,被这名经纪人带入让·苏维沃俱乐部。

22岁时,他登陆欧洲足坛,加盟了法甲球队摩纳哥,师从现任阿森纳队主教练温格。大部分非洲球员都有强烈的表现欲,但维阿不同,他更在意球队能否取得胜利,正是因为这点,维阿肯为队友做球,关键时刻绝不贪功。

1992年夏天,他以500万美元身价从摩纳哥转会加盟巴黎圣日耳曼,他在欧洲冠军杯赛中的表现征服了著名教练卡佩罗,后者不惜一切将他召至AC米兰。加入AC米兰后,维阿的个人成就达到巅峰,一举获得“世界足球先生”和“欧洲足球先生”桂冠,成为首位获得这两项头衔的非洲足球运动员。

随后,维阿分别于1989、1994年获得“非洲足球先生”。但遗憾的是,维阿从来没能代表自己的祖国利比里亚参加过世界杯。维阿也是利比里亚足球的一个象征,他曾资助利比里亚国家队出征世界杯及非洲杯。

2003年维阿退役。在曼德拉的支持下,这位传奇球星决定放弃在美国的优越生活,回国参加总统选举。据维阿说,与曼德拉的一次长谈对他的思想转变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曼德拉说服维阿,再慷慨的捐款都无法改变利比里亚糟糕的现状,只有首先当上总统,才有机会“鞠躬尽瘁”,为更大范围的利比里亚人谋福利。

2005年,当时39岁的维阿首次参加大选,由于缺少政治经验,不敌对手瑟利夫。2011年,维阿以副总统候选人的身份参加第二次竞选,再次失败。尽管如此,维阿在利比里亚人心中依然享有很高的人气。

2014年,维阿当选为利比里亚参议员,而其对手的攻击点在于维阿当选参议员后没能成功推动或共同推动某个法案在议会通过,声称维阿缺乏执政能力,但维阿仍然得到了各派政治力量的认可,甚至包括瑟利夫的暗中支持,在第三次参选,即今年的大选中,最终成功。

2005年,维阿在谈到竞选总统这个决定时说:“我并不喜欢政治。但在千千万万同胞的呼唤下,我别无选择。” 维阿的竞选纲领也简单:“我将给利比里亚人带来生活必需品:电、水和教育,还有公路。”

作为足球明星,维阿在年轻人中尤有号召力。这一点对2017年维阿问鼎总统宝座特别有利,因为在利比里亚130万登记选民中,约一半的人低于30岁。

(实习记者张婧妍、陈燕妮对此文亦有贡献)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