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新闻|渭南论坛|渭南头条|渭南旅游攻略-渭南日报

2017年度金融书籍|“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辨

2018-1-2 10:00| 发布者: | 查看: 2069| 评论: 0

摘要: 《管理结构性减速过程中的金融风险》 主编:李扬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所谓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根本上指的是其应有效发挥媒介资源配置的功能;而所谓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无非是要求降低流通成本,提高资源 ...
渭南都市网

《管理结构性减速过程中的金融风险》

主编:李扬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所谓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根本上指的是其应有效发挥媒介资源配置的功能;而所谓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无非是要求降低流通成本,提高资源配置效率——离开这一点,无论是讨论金融的产业归属,还是辨析贷款的难易、利率的高低,都会误入歧途。

若干概念辨析

经过近几十年层出不穷的金融创新和持续不断的金融自由化,实体经济已程度不同地被“金融化”和“类金融化”了,致使金融与实体经济的界限日益模糊。制造业企业正在转变为某种意义上的服务企业,产出服务化成为当今世界制造业的发展趋势之一。经济的服务化趋势,是造成经济生活中的虚与实、金融与实体经济难分轩轾的最重要因素。

按照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墨顿的概括,金融体系具有如下六项基本功能:①清算和支付功能;②融通资金和股权细化功能;③为在时空上实现经济资源转移提供渠道;④风险管理功能;⑤信息提供功能;⑥解决激励问题。

上述六项功能中,二、三两项涉及储蓄和投资,其他四项概括的则是金融体系在促进分工、防范和化解风险、改善资源配置效率、利用信息优势、降低交易成本等方面的作用。

长期以来,我国学界、政府与社会对于金融功能的理解,基本上集中在储蓄和投资方面,而忽视了其他重要功能。我们认为,环绕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展开分析,是理解和阐释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命题唯一可行的路径。

始自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如今已使全球经济呈现长期停滞的特征。中国经济新常态的主要特征则是结构性减速。不过,这种因“三期叠加”导致的经济增长速度由高速向中高速的下落,同时也伴随着中国经济的总体质量、效益、生态及可持续性向中高端水平迈进。

经济新常态下,我国经济发展的基本特征之一,就是大部分实体经济尚未找到新的发展方向。这样,金融体系的融资功能也就失去了依托和目标。

货币金融对实体经济疏远化,在货币的原初形式中便已存在;随着经济的发展,这种疏远化逐渐由内含而外化,找到了其多样化的存在形式。尤其衍生金融工具的产生和发展,同时产生了使经济进一步虚拟化的效果。

金融对实体经济的“疏远化”,在此次危机之前的若干年中表现得极为明显。这可以从如下四个方面来看:①从基础金融产品到证券化类产品,再到CDO、CDS等结构类金融产品,金融产品的创造及金融市场的运行逐渐远离实体经济基础;衍生品的过度使用,不断提高了金融业的杠杆率,使得这种疏远日趋严重;②大宗商品市场全面“类金融化”,致使商品价格暴涨暴跌,干扰实体经济正常运行;③市场中介机构行为扭曲,这在投资银行上表现得最具典型性,投资银行原本是中介,但随着金融创新的发展,其行为越来越像对冲基金;④金融业普遍采取过度的激励机制,助长了短期、投机性行为。

环绕金融功能,实现由虚还实

我们主张环绕金融功能来落实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战略。事实上,这样做也进一步明确了下一步我国金融改革和发展的方向。

健全市场运行基准。金融市场的核心基准是利率,利率市场化将构成下一阶段改革的核心内容,它至少包括三大要义:①建立健全由市场供求决定利率的机制,使得利率的水平、风险结构和期限结构由资金供求双方在市场上通过反复交易的竞争来决定;②打破市场分割,建设完善的市场利率体系,建设核心金融市场并形成市场核心利率,建立有效的利率传导机制;③中央银行全面改造其调控理念、工具和机制,掌握一套市场化的调控利率的手段。

另一个重要的市场基准就是国债收益率曲线。在这方面,完善国债发行制度,优化国债期限结构;完善债券做市支持机制,提高市场流动性;改善投资者结构,增加交易需求;完善国债收益率曲线的编制技术等;适时引进境外投资者等,都是必不可少的功课。

第三个市场基准就是人民币汇率。必须完善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形成机制。增加外汇市场的参与者,有序扩大人民币汇率的浮动空间,尤为重要的是,央行必须大规模减少其对市场的常态式干预。

致力于提供长期资本。大致可归纳为如下几点:①进一步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必须加快完善以机构为主、公开转让的中小企业股权市场;健全做市商、定向发行、并购重组等制度安排;引导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风险投资基金健康发展;支持创新型、成长型企业通过公募和私募的方式进行股权融资;建立健全不同层次市场间的差别制度安排和统一的登记结算平台等。②应当给区域性资本市场“正名”,让市场基于区域差别,建立不同层级,服务于区域发展的资本市场。③进一步推行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根除我国股票主板市场的痼疾。④规范发展债券市场,其中最重要者,一是允许发行市政债券,二是大力推行资产证券化。⑤发展和完善类如国家开发银行等各类长期信用机构。

发展普惠金融。特别关注两个领域的改革和发展。一是要破除我们行之60余年的禁止非金融机构之间发生信用关系的禁令,放开民间信用。二是大力发展互联网金融。

市场化的风险处置机制。最重要者有三:①完善商业性保险制度。强调保险业应强化其经济补偿功能,目的是促使保险业的发展回归正途。②建立存款保险制度。要与现有金融稳定机制有效衔接,应能及时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③明确金融机构经营失败时的退出机制,进一步厘清政府和市场的边界,明确地方政府对地方性金融机构和地方性金融市场的监管职责,切实加强对存款人的保护。

加强金融监管。主要涉及两个方面:首先需要提高银、证、保、信各业的监管标准和监管质量,包括设立、完善逆周期资本要求和系统重要性银行附加资本要求,适时引进国际银行业流动性和杠杆率监管新规,提高银行业稳健型标准;根据我国金融市场结构和特点,细化金融机构分类标准,统一监管政策,减少监管套利,弥补监管真空;优化金融资源配置,明确对交叉性金融业务和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职责和规则,增强监管的针对性、有效性等。其次要加强监管协调,应充分发挥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功能,不断提升监管协调工作规范化和制度化水平,形成监管合力。

(本文摘自《管理结构性减速过程中的金融风险》序,作者为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