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新闻|渭南论坛|渭南头条|渭南旅游攻略-渭南最大的信息网!

曼德拉追随者 横跨政商两界 拉马福萨成南非复苏希望

2018-2-7 15:13| 发布者: | 查看: 161| 评论: 0

摘要: 几经波折,65岁的西里尔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下称拉马福萨)终于有望成为南非最高领导人。 在2017年12月18日召开的南非执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ANC,下称非国大)党代会上,拉马福萨以2440票对2261票的优势险 ...
渭南市论坛

几经波折,65岁的西里尔·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下称“拉马福萨”)终于有望成为南非最高领导人。

在2017年12月18日召开的南非执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ANC,下称“非国大”)党代会上,拉马福萨以2440票对2261票的优势险胜总统祖马,成为新一任非国大主席。当亲耳听到自己当选的消息时,电视画面中的他,用纸巾抹去了脸上的泪水,露出开心的笑容,在约翰内斯堡会议中心内与同伴拥抱。

身为南非的政治家、商人、活动家和工会领袖,曾与“国父”曼德拉一同谱写光辉岁月,但拉马福萨的从政之路却多有波折,曾一度投身商界。

外界期待,新当选为南非执政党非国大主席的拉马福萨,能以实际行动向选民和投资者证明,南非将有机会发生巨大的经济变革。

反种族隔离运动青年领袖

拉马福萨是非国大反种族隔离制度斗争的后起之秀。

1952年,他出生于约翰内斯堡索韦托,于1972年开始在南非大学就读法律专业。大学期间,他加入了南非学生组织(SASO)和黑人会议组织(BPC),积极参与学生运动。

20世纪70年代,拉马福萨开始投身反对种族隔离的斗争。80年代,他成为南非全国矿工工会的创始人和推动者,并当选为第一总书记,旨在提高黑人工人的权利。1991年,拉马福萨当选为非国大总书记,参与同白人当局关于废除种族隔离制度的谈判,并参与制定了南非的新宪法。

金砖银行副行长、首席财务官马磊立(Leslie Maasdorp)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不同的时代背景下,拉马福萨都有极强的领导能力。”

说起来,拉马福萨的经历与2017年11月上台的津巴布韦总统姆南加古瓦颇为相似。

姆南加古瓦于1942年出生于津巴布韦中部的一个农民家庭,由于其父亲抵抗白人统治,他年少时便随家人前往赞比亚。姆南加古瓦在大学期间积极参与学生运动,但却因此被开除。后来,他投身到莫桑比克独立解放运动之中,支援莫桑比克人民反抗葡萄牙殖民者。津巴布韦政府成立后,姆南加古瓦作为独立斗争领袖之一,被奉为英雄,成为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的新领导人,在国家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

拉马福萨和姆南加古瓦积极参与并领导了自己国家的革命运动,是非洲国家革命运动中的后起之秀,都具有强烈的改革意识和市场意识。他们正全面掌权,着力扭转自身国家的不利形势。

从政遇挫转投商界

拉马福萨青年时期的反种族隔离运动坚定了他的从政之路。

二十年前,他就曾第一次角逐非国大主席。1997年,工会领袖和法律专业出身的拉马福萨主导起草了南非后种族隔离时代的宪法,被外界看好为前总统曼德拉最合适的继任者。出人意料的是,他在当年的非国大主席竞选中落败于姆贝基(1999~2008年任南非总统)。

政治受挫后,拉马福萨抽身离开了权力中心,转而经商,加入到“黑人经济振兴”中,在矿业和农业大展宏图。凭借极强的经商天赋,他成为南非最富有的商人之一。据估计,截至2015年11月,拉马福萨拥有4.5亿美元个人财产。2017年2月,南非公布的财产申报显示拉马福萨在南非拥有31处房产。

作为南非黑人富商的象征,拉马福萨的资产遍布原本由白人主导的电信、传媒、矿产等各种产业中。

2001年,拉马福萨组建了山杜卡投资集团(Shanduka),担任董事长。山杜卡投资集团与非国大关系密切,其名下经营的产业包括发电站、煤矿和可乐瓶制造厂。山杜卡投资集团及其旗下企业,成为麦当劳、可口可乐等跨国商业巨头进入南非首选的合作伙伴之一。2011年3月,山杜卡投资集团宣布收购南非所有145家麦当劳餐厅,获得这些餐厅20年的经营权。

到2011年,该集团市值已近10亿美元。2012年,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国投资责任有限公司以20亿兰特(当时约合2.4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山杜卡投资集团25%的股份。

商业的成功并没有阻止拉马福萨对政治仕途的追求,经商期间,他从未离开非国大,依然担任非国大的全国执委。与此同时,他的富商及政治家身份,使其在南非国内的形象一直饱受非议。有批评者认为,他的政治职位使他能够接触到内幕信息,为其的商业帝国提供“不可告人”的帮助。

2012年8月,南非发生“马里卡纳大屠杀”事件。警察枪杀了34名隆明矿业的罢工矿工,而拉马福萨作为隆明矿业的股东兼董事,竟要求镇压工人。反对党经济自由斗士(EFF)对其行为进行强烈谴责,外界对他的指责声也接连不断。后来拉马福萨还因为参与野生动物竞拍和几名女性的绯闻而名声受损。

拉马福萨的现任妻子莫特赛普是他的第二任妻子,他们共育有四个孩子。莫特赛普是南非首位黑人亿万富翁帕特里斯·莫特赛普(Patrice Motsepe)的妹妹。莫特赛普受过高等教育,毕业于KwaZulu-Natal大学,拥有医学学士学位和外科学士学位,后就读于哈佛医学院,获得母婴健康和衰老方面的公共卫生硕士学位。莫特赛普现在是非洲自助信托基金(ASHA信托)的主席,专注于儿童早期发展和教育。

尽管名声受损,拉马福萨依旧保有较大影响力。为了避免利益冲突,他选择了从商界退出,再次回归政界。

2012年,拉马福萨当选为非国大副主席。之后在2014年的南非大选中再次胜出,他被祖马总统任命为副总统。就职后,拉马福萨放弃了他的商业职位。2015年5月,他辞去山杜卡投资集团的董事长一职。一年后,他出售了在该集团30%的股份。

拉马福萨的商业成就使他受到商界人士的普遍青睐。2017年竞选非国大党主席的运动中,拉马福萨承诺将打击腐败、重振经济,这一消息令其国内支持者和外国投资者颇受鼓舞。 支持者认为,拉马福萨的经商经验将使他有能力扭转当前南非经济不振的局面。

曾到中国“取经” 学习邓小平

南非总统府部长杰夫·拉德贝(Jeff Radebe)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作为副总统,拉马福萨和中国领导人之间有很多互动,他曾带领代表团访问中国。

第一财经记者曾于2015年7月采访过以南非副总统身份访华的拉马福萨,当时他就身负改革经营困难的南非国企的重任,因而到中国学习管理与发展国有企业的经验。

采访中记者得知,拉马福萨是邓小平的“追随者”,他把自己到中国“取经”的访问,与中国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等中国国家领导人出国访问,将国外的技术、资金和管理经验带回中国的经验做了类比。

当时,拉马福萨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南非做的事情与中国30多年前做的事情很相似,南非希望复制中国过去的做法。中国开始快速工业化的时候,邓小平等中国领导人到国外考察数周,到欧洲国家及日本寻求科技、资金和专业知识的支持。如今南非的再工业化也希望从中国得到相似的支持。”

拉马福萨认为,中国是南非最大的贸易伙伴,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关系,能够推动南非发展经济。他表示,来自中国的投资将帮助他的公司在非洲扩大市场,这一合作关系将使中国与南非能够共同探索南非及非洲之外地方的未来投资机会。

中国已连续8年成为南非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南非最大的投资来源国。南非则是中国在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和最重要的投资目的国。

“南非和中国签署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中国是支持我们为正义进行斗争的国家之一。我们相信,中国可以继续发挥非常关键的作用,因为中国有一个优秀的领导者。2015年,习近平主席访问南非时,中方承诺对南非投资数十亿美元,中国还推动南非和印度、巴西和俄罗斯金砖伙伴加强合作。”拉德贝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临危受命 打击腐败

近10年来,受国内政治不确定性以及改革进展迟缓影响,南非经济已经先后两次进入了衰退期。2017年4月,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公司将南非主权信用评级下调至垃圾级,这是南非自2000年以来首次失去标普的投资级评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认为南非GDP不太可能在2018年加速增长。

由于南非经济不振、祖马腐败丑闻缠身等问题,非国大的政党形象已经严重受损。在2016年地方政府选举中,非国大遭遇了1994年种族隔离制度废除以来最糟糕的选举结果:全国范围内,非国大总得票率只有约54%。

自从2017年12月副总统拉马福萨取代祖马成为非国大主席以来,要求祖马辞去南非总统职务的呼声越来越大。2018年1月,非国大最高机构全国执行委员会讨论了安排现任总统祖马辞职的相关事宜,但未做出决定,也未就离职的具体日期达成一致。

但根据祖马任期内出现的腐败丑闻、经济疲软,他已提前在2019年的大选中失去了公众的支持。由于非国大多年来一直牢牢占据南非执政党的位置,拉马福萨极有可能成为南非的下一任总统。其支持者也热衷于他立即接任总统职位,并在大选前恢复南非经济。

马磊立认为,拉马福萨的领导力从20世纪90年代的运动中开始培养起来,他对南非的经济发展持长远眼光。

关于反腐,拉马福萨表示,当局正在加紧打击普遍腐败的腐败行为,并与投资者就非洲最大经济体的未来进行积极讨论。

“我们已经认识到,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我们正在纠正监管不确定性的问题,也在处理经济增长的问题,负担可能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大, 我们会找到解决方案。我们正走在正确的路上。”拉马福萨说。

1月25日,在与CNN主播克里斯汀·阿曼普(Christiane Amanpour)访谈中,拉马福萨具体谈了他如何打击腐败的打算。

拉马福萨表示,南非将首先成立一个调查委员会,调查并逮捕相关腐败人员,治理南非目前的混乱局面,但这不会是打击腐败唯一的一步。他们将整顿南非,以便吸引投资者,同时处理阻碍经济增长的问题。

他还强调,自己打击腐败的决心绝非“昙花一现”,而是要“深入到这种腐败的根源之中”。

增强信心 重振经济

目前,拉马福萨已开始履行他关于在2018年第一季度重建经济的承诺。

2018年1月22日,拉马福萨率领南非代表团抵达瑞士达沃斯,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年会,这是他第二次代表南非出席该论坛。

南非代表团表示,这次会议为南非提供了一个展示其作为投资目的地和贸易伙伴吸引力的平台,他们将在拉马福萨的带领下,利用2018年世界经济论坛恢复投资者对南非经济的信心。

陪同拉马福萨前往达沃斯的拉德贝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拉马福萨在达沃斯论坛向外界传递的主要信号是,目前南非已经着手发展经济,采取相关行动来推动国民经济进入更高水平,确保国家的发展,着重解决贫困和发展不平衡的问题。

“让我们感到乐观的是,不少在达沃斯遇到的外国投资者表示将在南非扩大投资规模。”拉德贝说。

在达沃斯论坛上,拉马福萨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讨论了南非经济前景问题,双方均认为长期结构性挑战持续对南非经济增长带来压力,并在创造就业岗位及降低不公平性上达成一致,认同应进行“大胆与适时”的改革。

拉德贝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南非的经济政策主要是创造就业机会。拉马福萨会带领非国大成为一个更强大的组织,非国大需要关注特别是商业、劳动和其他社会领域。

马磊立曾在非国大与拉马福萨一起工作过。在他眼中,拉马福萨是一个非常有耐心的人,他有着热情友好的性格,能看到在当下情势之外的事情,能够对南非未来的发展趋势有更好的把握。他能找到南非恢复发展的出路,扭转一些亏损。随着时间变化,每个人会对这个结果满意,人们对他充满信心。

标准银行经济学家倪杰瑞(Jeremy Stevens)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表示,拉马福萨能否获得足够的政策空间或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现任总统祖马会否于2018年早期(如在国情咨文演讲前)卸任,同时也受制于祖马在其任期内,会否阻挠新的领导集体的建立以及相关的政策转向。

“若是存在两个权力中心,南非的国内政策制定将可能在2018年陷入瘫痪状态,本国经济增长和财政前景也将进一步受损。”倪杰瑞说。

2月22日,南非议会将对现任总统祖马发起“缺乏信心”的动议表决,这一最新动向进一步加大了祖马提前卸任总统的压力。据南非广播公司报道,非国大党内许多人希望祖马尽快下台,以便拉马福萨作为下届总统的有力竞争者,尽快开展他的反腐议程。

祖马的离职将使65岁的拉马福萨能够接任国家总统,并履行其打击腐败和重建经济的承诺。虽然摆在拉马福萨面前的阻力依旧不小,但南非国内及外界皆期待着,拉马福萨能用其丰富的从商经验扭转南非经济颓势。

(实习记者陈燕妮对此文亦有贡献)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Loadi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