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新闻|渭南论坛|渭南头条|渭南旅游攻略-渭南日报

塞西连任埃及总统几无悬念,二位数通胀率是执政难题

2018-2-7 15:13| 发布者: | 查看: 1179| 评论: 0

摘要: 埃及官方1月8日公布今年总统大选流程以来,随着潜在参选者的相继退出,最终演变为现任总统塞西与明日党领导人穆萨的双人竞争。 多方分析认为,穆萨的竞选虽然打破了现任总统塞西是唯一候选人的格局,但穆萨的挑战仍 ...
渭南户外

埃及官方1月8日公布今年总统大选流程以来,随着潜在参选者的相继退出,最终演变为现任总统塞西与明日党领导人穆萨的双人竞争。

多方分析认为,穆萨的竞选虽然打破了现任总统塞西是唯一候选人的格局,但穆萨的挑战仍然有限,塞西再度当选埃及总统悬念不大。

随着塞西胜局基本确定,剩下的看点在于他能否带领埃及走出经济困境。

多人参选演变为二人对决

塞西自2014年6月起就任,为埃及第六任总统。竞选规定要求候选人必须就其竞选资格获得至少20名议员或至少15个省的2.5万名选民的支持,而塞西共计获得535位议会成员(共596名议员)的联名推荐和17.3万名选民的支持签名。

埃及全国选举委员会规定,候选人需在1月29日前完成注册,目前唯一与塞西形成竞争之势的穆萨则是在注册截止时间前15分钟才正式成为候选人。穆萨为中间派政党明日党领导人,穆萨本人表示其为塞西的支持者。埃及全国选举委员会将在2月9日最终确定申请人有无资格参选。2月23日正式公布总统候选人名单。有分析认为,在此过程中,不排除穆萨因外力被迫退出的情况。

此前,塞西也曾面临多名潜在竞争者。

参与过2012年总统大选的律师哈立德·阿里(Khaled Ali)也曾表示要参与今年的大选,同时,阿里也正面临一项关于其公开场合行为失检的诉讼,而一旦其输掉诉讼,便可能被取消竞选资格。但未及开庭,阿里便宣布退出此次竞选,同时提到由于政府逮捕其支持者并阻挠其本人注册竞选,“公平竞争已绝无可能”。阿里与塞西的渊源始于将红海岛屿出让沙特一案,在该案中阿里赢得官司并促使法庭取消了塞西的出让决定,而疑似“卖岛”事件所激起的群愤,也为塞西政府制造了意外难题。

潜在竞争者还有前任总理沙菲克(Ahmed Shafik)及军队前总参谋长阿南(Sami Anan)。两名竞争者的军事背景对本来就为军人主导的塞西政权而言颇不寻常。随后,沙菲克公开表示自己“并非在此时领导国家的理想人选”,阿南则因“伪造文书罪”逮捕。

此外,军官康斯瓦(Colonel Ahmed Konsowa)和另一名潜在参选人、前总统萨达特(Anwar Sadat)的侄子穆罕默德·安瓦尔·萨达特(Mohamed Anwar Sadat)也因各种原因无法参选。

由于各潜在参选人的意外出局,多名反对党成员及公众人物号召埃及民众抵制此次大选。而塞西则对此提出了严正警告。

埃及经济改革前景几何

2014年,塞西初上任时,埃及经济正面临经济增长率低迷及外汇储备缩水等问题。此前,上述问题均依赖来自阿拉伯国家的援助,而来自外部的资源供给虽然诱人却并不稳定。

塞西上任后,施政重点为改善财政、推进经济增长、吸引外国投资,并初步把2019年经济增长率目标定在5.8%,财政赤字占GDP比例降至7.8%。在具体措施方面,塞西政府陆续征收新税、减少能源补贴、提升电力价格、举行经济发展会议(EEDC)并立法规定外资可自由撤离埃及以争取外国投资。

同时,塞西还认为应修复与欧洲的关系,并重塑埃及在非洲大陆的角色。

因此,塞西上任后积极修补与欧盟一度陷于停滞的外交关系,与欧盟领袖展开一系列会面。截至2017年5月,欧盟对埃及的经济援助总额已超过13亿欧元(其中有45%用于埃及的经济及社会发展),另外还达成为促进两地间贸易而在两个市场间建立自由贸易区的联合协议。

为加强埃及在非洲地区的影响力,塞西先后到访包括坦桑尼亚、卢旺达在内的多个非洲国家,从而进一步促进与其他非洲国家在农业、矿业、旅游业等多领域的贸易、投资及其他经济合作。

有分析认为,塞西上任以来的一系列经济及管理政策表明,其已认识到解决国内社会及经济问题的紧迫性,但其过多干涉国内经济政策制定则可能达不到预期效果,或可能导致新的问题。

反观埃及的经济表现,由于未能充分挖掘工业及服务业部门的发展潜力,埃及吸引投资的能力仍然较弱。截至2016年11月,经济增长率持续低迷;预算赤字占GDP比例为10%,和塞西上台前相比有所降低,主要靠阿拉伯国家的资金支持及政府获得的其他国际借款,但赤字仍然相对较高。

2016年末,埃及经济出现了一些转机。塞西政府将经济改革计划提交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后,获得一笔120亿美元贷款,用于恢复埃及国内总体经济均衡、解决累及埃及经济发展的诸多问题。一系列措施从而得以施行,包括撤销汇率管制,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以遏制通胀并增加外汇储备,引入新的增值税种并取消能源补贴以减少政府赤字,施行结构性改革(包括便利企业证照发放等)以创造就业。

2017年初埃及国内通胀率激增,并导致贫困人口比率据预计超过33%。但随着经济改革继续推进,埃及的经济指标呈现出向好迹象,2017年11月通胀率跌至26%,12月通胀率进一步跌至21.90%。

埃及政府最新发布的经济增长预期显示,2019~2020年间埃及经济增长率将达5.5%。由于议会为塞西的政策提供了大量支持并便利了结构性改革进程,经济学人智库(EIU)预测埃及2018~2022年间年平均经济增长率可达5.8%,而世界银行预测埃及2019年经济增长率将达5.3%。

更高的增长率预期提高了人们对就业率的期望,但埃及经济尚未能稳定提供就业机会。同时,两位数的通胀率对于民众的生活必需品消费也并不友好。尽管大部分预测显示塞西将以绝对优势连任总统,但其当选后也并非高枕无忧,过去4年的经济衰退及社会和政局不稳,都对他形成了巨大挑战。

(实习记者陈婧妍对此文亦有贡献)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